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南方日报》:埃博拉离我们有多远?
发布日期: 2014-08-11 浏览次数: 撰稿人:粤康信 部所:办公室 字体:

自有历史记载以来,埃博拉病毒已是25次“光临人间”。自今年2月份起,埃博拉病毒已带走超过900多条人命,现在仍旧在非洲西部国家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等地流行。

埃博拉病毒的猖獗,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人们纷纷猜想,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毒?它带来的坏影响是否会持续扩大?

6日,南方日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广东省疾控中心首席专家、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何剑峰。他表示,埃博拉病毒主要通过直接接触传染,而不是空气传播;此外,在“非典”后,我国无论是在政府、技术还是公众层面,都已树立起对烈性传染性疾病的防控意识,有具体的策略、措施与实施要求,因此埃博拉病毒在中国大规模流行可能性几乎为零。

1

埃博拉病毒爆发是否有规律可循?

人类并非埃博拉病毒的宿主,只是因为森林砍伐、开发等原因,人类进入了大自然的循环圈,在与野生动物相处和依存的过程中,沾染上了自然界的病毒

据何剑峰介绍,埃博拉病毒是一种发生于人类和灵长类动物身上的烈性传染病病毒,它与艾滋病病毒、拉沙病毒等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对人类危害最严重的病毒,即“第四级病毒”。

“研究传染病的人都知道,埃博拉是最厉害的病毒之一。人们感染该病毒后会出现高烧、咽喉痛、肌肉疼痛等症状,继而出现呕吐、腹泻、皮疹、肝肾功能受损等,随着病毒在体内扩散,多个器官开始坏死,感染者最终因广泛内出血、多发性器官衰竭等原因死亡。”何剑峰透露,正因为是埃博拉病毒这样的“顶级魔鬼病毒”,他当年在制定SARS的防控方案时,便以它为“假想敌”,提出了严格隔离病患、绘制传播路线图等一系列措施。

不仅如此,埃博拉病毒潜伏期为2天至21天,目前认为潜伏期内不具传染性,但病人一旦开始显现症状,就具有传染性。“可以说,从病人身上向外排出来的东西如唾液、体液、排泄物等都有很高浓度的病毒。”何剑峰说。

根据资料记载,埃博拉病毒在1976年首发于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苏丹,在1979年袭击苏丹,沉寂15年之后,当人们以为它已成历史时,1994年它却突然在另外一个非洲国家加蓬出现。之后的20年,埃博拉病毒以各种不同的形态,在不同的国家与人类“亲密接触”了20多次。

本次在非洲大陆横行的埃博拉病毒,是其亚型中最致命的扎伊尔埃博拉病毒。据何剑峰介绍,埃博拉家族中,专家已知的共有五名成员,除了扎伊尔型,还有苏丹埃博拉病毒、本迪布焦埃博拉病毒、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和塔伊森林埃博拉病毒。扎伊尔埃博拉病毒的综合致死率最高,达到近80%。

从1979年到1994年再到2014年,病毒多年蛰伏后又“重出江湖”,爆发规律让人有点捉摸不透。

对此何剑峰分析,这看似“无规律”,实际上有因可寻。“不像季节性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病是一种人兽共患的传染病,虽然它的源头仍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这是一种来自大自然的病毒,人类并不是它的宿主。只是因为森林砍伐、开发等原因,人类进入了大自然的循环圈,在与野生动物相处和依存的过程中,难免沾染上了自然界的病毒。”

他还补充说,埃博拉病毒也并非“突降人间”,“只是在信息通达的今天,地球村任何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都可迅速向全世界传达,所以才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

2

援非医生安全有无保障?

病毒通过接触传播而非空气传播,旅客感染几率低;我国援非医疗队具备相关防护知识

今年,埃博拉病毒第25次光顾人类,且这25次疫情都发生在非洲。

为什么是这块古老大陆?

“除了非洲人和大自然依存的特殊关系外,这与当地的遗体处理方式也有一定关联。”何剑峰说,他曾在上世纪90年代特意拷贝过一份关于非洲的纪录片,“根据当地风俗,一个人去世后,死者的亲友会与其尸体亲密接触,进行体内清理,并抚摸以告慰灵魂等,所有行为都没有任何隔离防护措施。若逝者曾是埃博拉病毒感染者,体液中必然含有高浓度的病毒,亲人也极容易受感染。”

何剑峰直言,这种感染方式可谓“简单而粗暴”,但也是极容易被切断的。“毕竟它是通过直接接触感染者的血液、唾液、汗水等分泌物进行传播,并不是通过空气传播,所以世界卫生组织也并未建议对疫区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因为旅非游客感染病毒的几率很低。”

不过他也坦言,由于这是埃博拉病毒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地袭击非洲西部国家,没有先例指导,医护人员又相对短缺,风俗不易改变,当地民众自然不十分清楚病毒的危险性,对自身也缺乏必要的保护。

而更让人牵肠挂肚的是中国援非医护人员的安全。据国家卫计委网站发布的消息,在出现疫情时,感染风险较高的人员分别为医务人员,与病人有密切接触的家庭成员或其他人,在葬礼过程中直接接触死者尸体的人员,在雨林地区接触了森林中死亡动物的人。

医务人员首当其冲?

“没错,中国也有医疗队在疫区工作,不过不必担心,我们的援非医疗队每次出发前都要进行传染病防护的相关培训,疟疾、艾滋病、埃博拉等是每次必讲的内容,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安全意识;而且从硬件上说,中国也完全有能力给医生做好保护装备,包括及膝胶靴、不透气的防护衣、手套、面罩及眼罩,进一步保障他们的安全。至于广东援非医生就更不用担心,他们工作的所在地并不在疫区。”何剑峰说。

3

病毒是否会在中国流行?

中国仅发现过雷斯顿埃博拉病毒抗体,但它对人体不致病;此外,“非典”过后,我国无论是在政府、医护、技术还是公众层面,都已树立起对烈性传染性疾病的防控意识,埃博拉病毒在中国发生大规模流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迄今为止,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例似乎基本仅限于非洲地区。然而人们常说“地球村”,随着人员往来密切,它是否会跳出非洲,甚至窜到中国,在此大规模流行?

何剑峰透露,实际上,亚洲包括中国也并非与埃博拉病毒毫无关联,不过,迄今为止的唯一联系仅限于雷斯顿埃博拉病毒。

1989年,雷斯顿埃博拉病毒首次在一群由菲律宾进口至美国弗吉尼亚州雷斯顿城的猴子身上被发现,随后在猴群输出地也分离出同样病毒。

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表的信息公告也称,自2008年起,雷斯顿病毒相继在菲律宾和中国猪群发生的几起致命性疫情中被发现过,不过它并非猪群致死的原因,曾经感染过这种病毒的人群,也没有一个因感染而发病。

“科学家已明确,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尽管可通过空气传播,但它对人体不致病;此外,‘非典’过后,我国无论是在政府、医护、技术还是公众层面,都已树立起对烈性传染性疾病的防控意识,实时信息监测和风险评估与沟通体系的建立,检测、防控病毒能力的提升,让我国在防止埃博拉病毒入侵上也有更足的底气。这样一来,埃博拉病毒在中国发生大规模流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有了这一系列经验,何剑峰认为公众完全没有必要过度恐慌,“保持一定的警惕性是可以的,同时要避免食用野生动物。”

何剑峰的考虑是有一定道理的。除了曾经在猪群中分离出雷斯顿埃博拉病毒,2012年,中国学者在病毒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称,在2006年至2009年期间捕获的843只栖居中国大陆的蝙蝠样本中,其中32只携带了雷斯顿埃博拉病毒。

“人类生产活动已经对蝙蝠的栖息地环境造成侵蚀和破坏,在迁移居住地的过程中,它们被迫与人类产生更多的交集。”何剑峰说,非洲当地居民素来有食用猩猩、蝙蝠等野生动物的习惯,这被认为可能是埃博拉疫情的根源。

“据我了解,我国部分省份居民同样有食用蝙蝠的习惯。而基于现有证据,埃博拉病毒的自然宿主倾向于被认为是果蝠,不仅如此,一系列病毒,包括狂犬病毒、SARS病毒等都来源于蝙蝠,蝙蝠已然成为自然界的一个‘病毒库’。”何剑峰提醒,要避免“中招”,关键还要“管住嘴”。

考古▶▷

“埃博拉”是首先发病地区的一条小河名字

1976年8月,那是刚果民主共和国(旧称扎伊尔)本巴县延布库村村民马巴罗·洛克拉生命中最后的快乐时光,他刚刚结束了假期,从扎伊尔最北部的若干村镇游玩归来。

尽管回家之后有点发烧,但洛克拉认为只不过是疟疾而已,在当地教会注射了治疗疟疾的奎宁之后,他安然回家。在延布库,注射器的针头每天都在被几百次地重复使用着,并且不经消毒,在洛克拉之前和之后,针头扎入了其他需要注射药剂的病人身体。对于村民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在生病时打上一针更好了!

到了9月份,洛克拉的体温并未恢复正常,他上吐下泻、头痛干渴、鼻出血、牙龈出血,连呕吐物和腹泻物都带着血。抗菌素、维生素、皮下输液,修女护士尽可能挽救洛克拉的生命,但他还是在几天之后痛苦地死去。

根据当地风俗,在洛克拉下葬之前,他的尸体由妻子、母亲、妹妹等女性亲友进行处理——将死者腹中食物和粪便掏空,赤着手。葬礼过后,参与处理尸体的亲人纷纷染上与洛克拉同样的疾病,他的妻子和妹妹最终幸存,母亲和岳母相继去世。

不久,罹患这种怪病的人越来越多,很快挤满当地设备简陋的教会医院,随后,负责照顾病人的修女也倒下了。教会医院匆匆向首都当局进行情况汇报,再后来,教会医院接到报告,延布库四十余个村镇都发现了这种出血病病例。

新病毒和疫情源头的发现让科学家不敢怠慢,这时距离洛克拉离世已过去了两个月,而新病毒一直没有命名。有人提议以首先发病的延布库地区的一条小河命名,自此,这种致命性病毒有了名字——埃博拉。

记者整理自《逼近的瘟疫》一书,作者:[美]劳里·加勒特

本地▶▷

广东4小时即可检测出病毒

何剑峰介绍,目前广东省拥有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虽然无法做到分离埃博拉病毒这种“高难度动作”,但进行埃博拉病毒的核酸检测完全没问题,4小时即可出结果。至于疫苗,由于埃博拉病毒从未真正走出非洲,暂时也还没有生产的必要。

7日,省卫生计生委向各地市卫生系统及部属、省属医学院校等印发《广东省埃博拉出血热防控应急预案(试行)》,要求各级医疗机构全力做好防控准备,保护人民身体健康。同时,启动与检验检疫部门的防控协作机制,在实验室检测、信息沟通等方面密切配合,共同守护好我国的南大门,严防疫情进入我省。根据预案,省卫生计生委已成立防治专家组,负责开展风险评估;全省指定了26家定点收治医院,做好病人收治准备工作。

记者还了解到,省疾控中心迅速成立防控工作小组,在舆情监测、信息沟通、风险评估、应急处置、实验室检测方面做好积极应对。与国家疾控中心、检验检疫等部门建立多部门协作联动,按照生物安全实验室的要求,启动了生物安全管理检测资质申报,落实实验室应急初筛和相关检测工作。同时,省疾控中心与省外事部门、旅游部门、民航等相关机构建立了信息沟通与协作,随时了解相关信息。8日,省疾控中心还开展埃博拉疫情应对演练,做好响应准备;并派员到广州等重点地市开展埃博拉出血热诊疗和处置培训。

预防▶▷

预防埃博拉病毒感染和传播的方法

1.了解疾病的性质、疾病是如何传播的以及如何防止其进一步扩散的知识;

2.遵从国家卫生部门发布的指引性文件;

3.如果怀疑周边的人感染了埃博拉病毒,鼓励并支持他们到医疗机构寻求医学治疗;

4.处理埃博拉死亡病例时必须穿戴合适的防护设备。

此外,在受影响的热带雨林地区,个人应该减少与高风险感染动物的接触(如果蝠、猴子或猿类等)。如果怀疑某动物已被感染,则不要再去处理它们。食用动物制品(血和肉)前应确保煮熟。

南方日报记者 曹斯 实习生 蔡博瀚   通讯员 梁宁   策划统筹:郎国华 徐林 江华

(转载自《南方日报》2014年8月9日A13版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4-08/09/content_7337812.htm

相关信息 TOP 关闭窗口